来信空包网代发:未来少挨一份社会“毒打”

2020年,中国大学毕业生人数达到874万,创历史新高。然而,受经济调整和疫情爆发的影响,企业的生存受到严重挑战,使得今年高校毕业生的就业环境十分恶劣。根据BOSS direct employment等其他招聘平台发布的数据,2020年,大学毕业生的新工作岗位数量同比下降49%,而员工少于100人的小微企业对新毕业生的需求同比下降60%以上。极端的就业形势和经济环境不仅考验了数百万刚刚走出象牙塔的毕业生,也给仍在各大学学习的大学生们发出了一个警告信号:如果毕业就意味着失业,我们如何在校园里提前规划,为自己找到另一条出路?

事实上,面对这种潜在的就业风险,前卫大学生更善于思考和实际行动。据饿了么和新华网发布的《2020年00后蓝骑士报告》统计,00后兼职蓝骑士中有7人以上成为大学生,在过去的一年中,12000后大学生开始兼职送货。除了外卖骑手,超市促销员、服务员和传单也是许多大学生选择的传统兼职工作。对他们来说,副业兼职不仅能赚一波钱,而且能提前了解社会经验,一举两得。结果,无数的大学生相继发展了他们的个人副业。在互联网创新的推动下,各种新的副业纷纷涌现,如“微商”、“采购”、“可爱宠物VLOG博主”、“游戏陪练”、“校园表演乐队”、“网红带货”等。与传统的副业相比,这种新模式似乎更有利于大学生的收入。然而,事实上,传统的兼职收入低,只能在短期内运作,而新兴的副业收入高,可以长期规划,但门槛和成本较高。那么,有没有适合门槛低、创收潜力大的大学生的副业呢?深圳一所大学的杨副业经历给了我们最好的答案。

受家庭环境的影响,杨学生从大一开始就靠各种兼职工作来谋生,从而实现了周围人羡慕的半独立经济。起初,杨学生只要能解决生活费用问题,态度就很好,没有做兼职的打算。他回忆说,在大一的时候,他做过很多兼职,比如散发传单。从一天80元涨到120元并不容易。他还穿着洋娃娃的衣服,每次下来三四个小时,他都无法呼吸,最多只能挣150元。冬天,他很好,夏天,他汗流浃背。此外,我还做过兼职工作,如值班、代课、跑腿、仓库管理等。充其量,我的月收入稳定在2000英镑左右,但这既累人又耗时。尽管遵循这种副业惯例是可以理解的,但2020年疫情的突然爆发中断了他以前所有的兼职工作。由于以前的收入填补了生活费用的空缺,杨在疫情期间的收入为零,这使他陷入焦虑,并对自己的副业进行了深思。首先,要解决可持续收入的问题,他个人能力有限,只能依靠平台来实现。因此,作为一名灵活的当代大学生,杨利用自己的个人数据爬行能力在互联网上搜索“10001.com/Square”。通过全方位的了解和咨询,他了解到“点购Plaza”是由点购集团的技术团队创新开发的,这是中国各行各业的团体“聚在一起做交易”的第一个平台,聚集了数十亿用户的私域流量,并通过“交友信”的即时聊天功能提升了平台的社交能力。点购广场致力于为用户创造一个交友的社交圈。同时,通过创建一个名为“家乡头条”的短片分享社区,打开了一个内容生态的闭环,打破了带有家乡情怀的社会壁垒,帮助用户创造了一个个人强大的粘性无形财富的“人类圈”。与此同时,点购广场借财富裂变之机,与众多的人、店铺、礼包进行互动,让每一个用户都能在广场上找到并收到礼包,然后通过礼品照明实现粉丝获取、流量沉淀和流量裂变,并通过“学习赚取平台补贴”、“学习带货赚钱”、“兼职投资和照明赚钱”、“学习各种互联网服务”和“依托平台供应链”来经营自己的线上和线下店铺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空包网 » 来信空包网代发:未来少挨一份社会“毒打”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