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品网开个空包网:刘强东影子时代:徐雷能否突破京东困局?

2018年11月底,京东遭遇了“黑暗时刻”。23日,京东股价跌至19.21美元,较年初的50.68美元下跌62.68%。

几天后,徐雷带着20多名来自京东的高管离开北京,前往肇庆, 广东开会。会议开始时,徐雷撂下狠话,“再这样下去,哥几个就不干了”。

这使得京东高层官员很快达成共识,变革开始了。与此同时,“管理”被正式提上日程,京东重生了。

5月15日,京东发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财务报告。财务报告显示,报告期内,京东实现净收入1462亿元,同比增长20.7%;平台年活跃用户达到3.874亿,同比增长2540万。在这种流行病下,结果是光明的。

更让徐雷骄傲的是,6月18日,他带着两个“快递兄弟”在港交所,敲响了——大金锣,而刘强东却没有出现。同一天,京东股价上涨3.5%,收于234港元。

然而,在繁荣时期,危机仍在逼近。

从外部来看,京东已经受到了攻击。在内部,持续扩张的资产密集型运营模式,仍然很高的绩效费用率,以及各种难以形成生态闭环的新业务.拖累了京东的发展步伐。从2020年第一季度的财务报告来看,京东还妈妈的净利润只有10.73亿元,同比下降85.34%。

此外,据报道,京东三巨头之一的京东数码分公司将很快在科技板块上市。根据股权结构,刘强东持有公司14.02%的股份,是公司的主要股东。6月24日(离职后四个月),刘强东再次担任京东数字分公司董事长。

事实上,“de-刘强东”只是“de-刘强东management”,而东哥并没有退出京东的日常运作,据报道,他仍然每天早上8: 00在京东参加晨会,听取各部门的汇报。

这不仅让人想起徐雷可能只是刘强东,的影子,而且东哥从未结束对京东的控制

刘强东阴影时代:徐雷能突破京东?的困境吗

危机反击

“我们的组织能力和行为存在问题:客户至上的价值观被淡化,只有KPI理论和‘交叉计算’文化盛行,部门壁垒越来越高,我们自言自语,我们没有统一的业务逻辑,我们对外部变化的反应越来越慢,我们对客户很傲慢。”我们已经从一个行业的颠覆分子变成了挑战者。”在徐雷看来,即使没有“黑天鹅”事件,京东也难逃股价暴跌的厄运。提炼2019年前京东财务报告的数据,知道财迪已经找到了答案。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空包网 » 礼品网开个空包网:刘强东影子时代:徐雷能否突破京东困局?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