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网格空包网:抖音VS快手的决战 是否已经到达转折点了

最近,我听到一个说法,某音打算在2020年内与K手“结束战斗”。所谓的“结束战斗”当然不是消灭或击败K手,而是在用户、内容和商业化等多个层面上打开与K手的差距;某音希望在年底前赢得这场决定性的战斗。当然,微信视频号是否会成为一个新的强势人物是另一个话题。

“在2020年结束战争”的说法有些激进(尚未得到官方证实)。但是,在过去的六个月里,我们看到某音在攻击,K手也在攻击,但是某音的攻击效率更高,扩展速度更快,实现效率更高。因此,某音和K手之间的差距似乎正在扩大。在此期间,我们可以观察到以下重要事件:

春节期间,通过春晚红包等一系列促销手段,DAU K手和某音的差距一度缩小到5000万以下(3亿对350万);然而,在春节期间,K手新用户的粘性似乎很低。自4月份以来,双方的DAU差额已恢复到约1亿英镑(0.10-6012亿英镑对0.10-60034亿英镑)。

某音的商业化继续取得巨大进展。除了已经占主导地位的广告外,直播奖励收入也超过了K手(尽管可能只是短暂的)。K手最初在实时交付中占据了巨大的先发优势,但某音也接近了它。

某音以西瓜为背景。在未来,更多的PUGC和长视频内容将出现在某音,更多的小视频将出现在西瓜。对于MCN和UPmaster来说,字节系统的整体吸引力得到了提高。

K手速度版,类似于某音界面和K手的“上下”版,发展迅速,DAU一度超过1亿;虽然最近有所下降,但它仍然是K手的一个重要的新兴交通责任。

K手和某音在基本磁盘、产品理念和操作理念上有很大的不同,可以称之为“出生在两个世界”。然而,自2018年以来,双方国有化和圈层扩张的趋势明显,到2019年,已经演变成一场全面的激烈战斗。在这个过程中,双方都有一些“失去了最初的意图”而攻击对方的领土;这也是一个无奈的选择。在流量为王、用户群为王的中国,互联网行业中,垂直范畴和调性强的内容平台逐渐变成了全范畴、弱调性的平台,甚至在产品和运营理念上相互模仿,出现了无数次。然而,K手和某音之间有许多本质区别,尽管它们已经相互渗透了很长时间:K手仍然相对“土”,某音仍然相对“潮”;以上内容的调性不断被淡化,但不会轻易被抹去。“北K手,南某音”,“老铁路K手,潮人某音”,“五环,外K手,五环”,内某音”这些刻板印象已经过时了,但还没有完全过时。尤其是某音,在吸收了火山视频(更名为“某音火山版”)后,它积极地进入了原本属于K手的领域。

K手的微博样和瀑布流界面自然有利于注意力和社会机制的形成;某音单页信息流界面自然有利于算法推荐和平台操作。当然,K手极限版的界面是学习某音,可以说是K手里面的“小某音”。

K手是从公司到产品和操作层面的佛教体系。它提倡顺其自然,对主人的控制力很弱。它不提倡集中和自上而下的活动,这与某音形成鲜明对比;这就是为什么它在商业化上弱于某音。然而,自2019年下半年以来,K手显然是“非佛教徒”,这大大加强了对平台的控制。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空包网 » 千网格空包网:抖音VS快手的决战 是否已经到达转折点了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