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网头条
当前位置:法网头条 > 滚动资讯 > 正文

小心股权代持这个坑

  去年有一部大火的反腐大剧———《人民的名义》,在剧中,大风厂股权事件是各方利益的汇集点,也是影片剧情大爆炸的“奇点”。围绕股权产生的法律问题较多,包括企业拆借、股权质押、划拨土地上市交易、股权转让等问题。本期《劳权》遇到的两例投诉就和大风厂股权争议中诸多问题中的一项雷同:职工持股问题。在剧中,正是职工持股问题的存在,使职工理直气壮地开展护厂行动,为权利而斗争,为自己的“股权”而斗争;而现实中,几位前来投诉的职工,虽然没有轰轰烈烈的维权行动,但也在诉讼路上进行着艰难的抗争。

  职工自述

  莫名被代持被退股

  和众多经历90年代国企改制的企业一样,陈新和所在的公司因企业改制开始推行职工入股,当时很多职工都交了2000元认购股份,陈新和和另一名女士唐涓也参与了认购。陈新和说,他们交了钱以后,似乎就没职工什么事儿了,但是他事后才知道,公司召开了持股会,然后将所有人的股份交由一个人代持,以他的名义加入持股会。

  陈新和称,这些他原本都不知道,公司都是暗箱操作的,而且,因为之前已经下岗在家,和公司之间的联系并不紧密。直到最近,他突然接到公司的盛情邀请,这让他感觉很意外,果然,公司无事不登三宝殿,邀请陈新和见面的同时还带来了一份协议,内容大致是希望他自己主动提出退股。当初的2000元早已升值了许多,陈新和自然不同意退。于是公司便提出,因为他即将到达法定退休年龄,按照有关章程,不退也得退。听说有文件依据,陈新和感觉更意外了,他提出,希望公司拿出相关的章程,不看不知道,一看真的吓了一跳,这份章程中有一条明确写明,会员有离退休情况的,其所持内部职工股份必须转让,不可继承和捐赠。此外,让他感觉更意外的是,明明这份章程从未看到过,但在文件的最后却赫然显示着他的签名,且签名一看就不是他本人的签字。于是,他便开始一路“追查”了下去。

  唐涓的遭遇与陈新和的雷同,但有所区别的是,唐涓比陈新和早些退休,公司甚至没有征询过她的意见就莫名地往她卡里打了一笔钱,这钱算是退股还是平时的工资,她自己都搞不明白。而且在章程的签字区,唐涓的名字也被写成了“唐娟”。

  “这不是明显造假嘛,这份章程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在后来的“追查”中,陈新和发现,不仅仅是章程没有看到过,签名造假,包括委托代持股人的委托书、通过章程的会员决议,他们也都从未见过。然而,有意思的是,这些文件的背后都有大部分职工的签名,“我的名字有的是对的,确实是我签的,但是,是作为会议签到签的字,而不是针对文件的签名”,唐涓说,而陈新和则透露,由于自己一直不在公司,所以所有文件上他的签名都是别人签的。很快,由于陈新和的不配合,公司来了催工通知,要求他立即上岗,否则做旷工处理,然而,这份通知发出的时间却是在“上岗大限”之后的两天,所以陈新和认为,这肯定是公司故意刁难。

  由于对几份文件的效力存有质疑,两人将公司告上法庭,经过一审二审,法院均认为,公司在未征得当事人允许的情况下,盗用和假冒他人姓名的行为已构成侵犯姓名权,判决公司应向当事人赔礼道歉,并给予一定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买了职工股从未拿到红利

  和陈新和、唐涓的情况有所不同,在商场上班的赵女士同样因为企业改制,买了部分职工股。当时,公司称,按照规定流程,持股人要到有关部门去登记,考虑到人数众多,公司决定将所有股东的股份集中到一人身上,即代持股人,随后再由代持股人进行之后的手续操作等。赵女士认为,企业的说法不无道理,而且大家都认同这样操作,自己也不想搞特殊化,便与其他同事一起都签了委托协议。

  之后,由于工作繁忙,赵女士几乎都忘记了这档子事儿。偶尔有一次,听邻居说,赵女士所在的公司商城盈利情况很好,股价一路飙升,还探听她作为商城股东得到了多少红利。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邻居的一番话让赵女士顿时想起了自己股东的身份,那么既然自己是股东,公司的盈利情况好,理应得到红利,但长久以来,赵女士称自己除了出钱买股份的时候,再也没有参加过什么股东会,更不要说拿到过分红了。

  赵女士怕自己搞不清楚状况,起先还不敢声张,私下里偷偷向当初一起买股份的同事求证,有意思的是,有的同事说自己拿到过分红,但很少,而且不固定,有些同事则和赵女士一样从未拿过分红。

  赵女士觉得应该就这件事向公司求证一下,然而得到的回复却是,公司分红过,而且都已经发下去了。这让大家的矛盾焦点顿时集中到代持股人身上,“莫非是他一人独吞了大家的红利?”

  赵女士带着一众同事找到了代持股人。开始时,他竭力否认,后来因为被缠得太烦,还被大家拖到银行去具体查账,他有些慌了神,承诺,会返还其他人的分红。

  很快,时间又过去了几个月,赵女士的分红没有按照代持股人说的返还到她账上,倒是代持股人本人即将到退休年龄了。“他退休后我们就再也找不到他了,如果他把我们的股份随意处置了,我们到时候连哭的地方都没有”,因为这个问题,赵女士花了大量时间在“讨债”上,但都无功而返,却又没有办法。她说,这是头一次体会到人家说的“欠钱的都比讨债的狠”,为此,她只能向本报咨询,了解问题的解决途径。

1 2 共2页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法网头条 » 小心股权代持这个坑

法网头条微信公众号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