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网头条
当前位置:法网头条 > 滚动资讯 > 正文

“海漂尸”引发的悲喜人生

  图为李新果(左三)向林建兴一家当面表达谢意。

  河南一男子因醉酒驾驶被当地交警查获,为了逃避交警的处罚,千里迢迢从河南嵩县老家跑到福建东山县,在一家渔船上打工,后不幸殒命海里,成了不明不白的“海漂尸”。随后出现的一系列悲喜故事,见证了福建渔民的侠肝义胆,也见证了福建海事法官的睿智明断。

  近日,厦门海事法院对这起“死无对证”的海上人身损害责任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原被告双方均表示服判息诉。不幸的故事终于有了一个圆满的结局。

  1 渔网惊现“海漂尸”

  “喂,书记吗?我们在距村边十多海里的海域捞到一具尸体。”

  打电话报警的是福建省诏安县梅岭镇东门村渔民林建兴。他与儿子林志东在海上捕鱼时发现了一具“海漂尸”。

  2017年12月10日凌晨,林建兴父子俩像往日一样,驾驶着大竹筏出海捕鱼。

  他们往隔壁东山县方向航行十多海里后开始捕鱼作业。天将亮时,站在竹筏前头的林志东开始收渔网。凭多年收网时的手感,他总觉得今天特费劲,似乎有什么大件的东西被渔网网住了。

  如果是大鱼应该会动才对啊?林志东心里开始犯嘀咕。随着渔网越拉越近,林志东开始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我开始怀疑渔网里有一个死人浮在那,就小心翼翼收网,收着收着,越看越像,拉近仔细一看,还真是一个死人。”林志东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仍然心有余悸。他说,当时吓得扔下渔网就朝老爸身边跑,边跑边叫:“老爸,有尸体!”

  “别怕,有爸在。”60多岁的林建兴毕竟经历过风浪,他一边安抚儿子,一边去拉渔网。

  渔网里裏夹着一具尸体,林建兴试着提拉上筏,试了几下都因太沉重没有成功。胆大的他,弯下身子,一把就把“海漂尸”抱了上来。

  “是一具男尸。”林建兴回忆道,“我发现这具尸体后,首先想到报警。”他说,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既然发现了尸体,无论是否认识,都应把尸体运回来。

  打完电话后,他们就停止捕鱼作业,调转船头返航,一个多小时后,在东门村海边靠岸。岸上,东门村村委、梅岭镇宫口边防派出所和诏安县公安局刑侦大队都派人在岸边等候着。

  2 基因检测是逃犯

  死者是谁?尸体从何而来?是他杀?自杀?还是意外落水身亡?这一个个谜团都等待诏安县公安局刑侦人员去解开。

  诏安县公安局首先对死者的死因进行排查。刑侦人员先将死者胃里的容物送至漳州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鉴定,检验报告显示:胃内容物未检出甲胺磷、乐果、敌敌畏和安巴比妥。2018年2月24日,诏安县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通过对死者尸体检验和解剖,作出排除暴力性机械性损伤死亡、机械性窒息死亡、常见毒物致死的可能,倾向于生前溺水死亡可能的结论。

  在调查死因的同时,诏安县公安局刑侦人员也在抓紧确认死者的身份。鉴于尸体已无法辨认,诏安县公安局决定对死者进行DNA检验。

  2018年1月16日,漳州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经DNA检验,并录入全国公安机关DNA数据库应用比对系统查询比对后,发现其与数据库中违法犯罪人员李新法基因数据一致。

  经查,李新法是河南省嵩县人。2017年5月,他在河南老家因醉酒驾驶被当地交警查获,8月跑到福建省东山县找工作,9月,经当地中介介绍,在“闽东渔61109”轮当渔工,从事海上放笼作业。

  按照这些线索,诏安县公安局刑侦人员赶到东山县铜陵镇,找“闽东渔61109”轮船东黄福建和船上能找到的12名渔工了解情况。大家能证实的是2017年12月4日凌晨,“闽东渔61109”轮靠岸卸货,当时天很黑,没人敢肯定李新法是否上岸。听说李新法落水身亡,大家都很吃惊,至于何时、何地、何因落水无人知晓。

  李新法在同船渔工的眼里是一个性格很孤僻的人,除了跟老乡“阿亮”能说上几句话外,从不主动和他人搭讪。

  2018年1月下旬,李新法大姐李富女和两个哥哥李新果、李新红接到诏安县公安局的通知后,从河南赶到福建诏安认尸。他们一眼便认出是其弟李新法,姐弟仨悲痛欲绝。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弟弟为了躲避交警的处罚,千里迢迢从河南嵩县老家跑到福建东山县当渔工, 3个月后便不明不白溺水身亡。悲痛之余,他们想到了找船东索赔。

  3 司法伸出援助手

  姐弟仨揣测,在举目无亲的他乡,想要完全获得赔偿肯定没那么容易,少要点应该有希望,如能要上几万元就回老家去。

  本着这个想法,他们来到东山县铜陵镇找“闽东渔61109”轮船东黄福建。经多方打听得知他已出海捕鱼未回,就找了个便宜旅馆住了下来。谁知这一住就住了20来天。在这20多天的时间里,他们天天到码头守候,盼望能与黄福建早日商谈赔偿事宜。

  终于等到黄福建回港了,双方多次交涉无果。黄福建始终认为不是在他的船上落水死亡,他没有义务赔偿。

  想要的钱没要到,带在身上的钱也快要花光了,李新果三人决定先回河南老家再说。

  2018年3月,李新果兄弟俩再次来到东山县。这一次他们想通过政府的渠道来索赔。

  他们找了当地公安机关和铜陵镇政府,后来找到了厦门海事法院东山法庭。法官了解情况后,建议他们向东山县司法局申请法律援助,于是,他们打了东山县“148”电话。

  “我们没钱,请不起律师,怎么办?”电话里,他们无奈地说出了自己的苦处和难处。李新法的大姐李富女曾在诏安县公安局接受询问时说:“我家有四个亲兄弟姐妹,我排行老大,后面有三个弟弟,李新法是最小的弟弟。父母很早就离婚,父亲已去世多年,母亲是个聋哑人,也已失踪10多年,小弟李新法38岁了还没有结婚。”

  司法局工作人员答应给他们找一位具有海事司法经验的律师。

  “我接到司法局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就答应了下来。”陈统顺律师说。其很乐意帮助不幸的当事人维权,并相信可以打赢这场官司。

  而对李氏兄弟俩来说,在他乡打官司,如能找一个替自己说话做主的人,心里当然更踏实。

1 2 共2页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法网头条 » “海漂尸”引发的悲喜人生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