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网头条
当前位置:法网头条 > 滚动资讯 > 正文

“超级玩家”父子五年打造火车庭院 造价百万(组图)

“超级玩家”张久安父子 五年打造火车庭院

  张久安与霍夫曼

  ◎王若婷

  “轰隆隆······呜······”,伴随着车轮与轨道的撞击,一声汽笛悠扬响起,一列火车驶上了交错延伸的铁轨,穿过隧道、铁桥,向远方的车站驶去,车外两边的月台站牌、民居工厂、树木草地也悉数随之向后一闪而去······这不是哪列火车奔驰的真实场景,而是原华西医大英语教师张久安同儿子、朋友一起,花了5年时间,在成都温江亲手打造的“火车庭院”。随着火车模型的抵站,参观者似乎也完成了一段时光倒流的旅程。

  木工房

  今年八月,关于“六旬老人打造火车庭院”的视频、短文频繁刷屏,不少网友为这个不跳广场舞、不打牌的退休大爷叫好,然而,人们只将火车模型看做玩具,却不明白其中的数理奥秘与魅力;只见到了场景布置生动有趣,却疏忽了建筑模型的文化意义;只羡慕父子二人以梦为马,却不知道他们为此付出了什么。就让我们一起参观下这座私人的火车庭院吧!

  为爱好一掷千金,百万造价火车庭院

  一走进张久安家的院子,无人不被地面上纵横交错的微型铁轨、有序排列的建筑模型所深深吸引:水塔、煤塔、水鹤、点火房的出现让人恍若隔世,仿佛置身于蒸汽机车的时代。63岁的张久安指着一排黄墙黑顶的小房子说,“这是车库的模型,六扇库门都是自动控制。所有的车都能通过这里驶上轨道。”

  看过车库模型,他带记者来到真正放置火车模型的房间,“这是我们真正的车库,因为不可能将模型放在室外风吹日晒。”只见屋子四周都是一米高的柜子,透过玻璃柜门,可以看到几条平行轨道蜿蜒在柜底,被擦得锃亮的G型火车模型一列列整装待发,一旦接通电源,接到指令,它们便会有序出动。

  曾经的车库

  而控制整个火车微缩世界的关键,则在庭院中一个小二层的建筑中。张久安的儿子张驰告诉记者,“这栋小楼的木架构基本都是我父亲和我一同手工完成的。这些对于我们玩模型的人来说,都是小case。何况基础建设时,我们捉襟见肘,每一分钱都得花在刀刃上。”小楼一层是木工房,一面墙上挂满了手工工具,工作台上还摆放着未完成的手工制品。二层就是总调度室,虽然只有一台小小的电脑,但是可以对全院的火车模型进行调度。张驰说,“我们模拟的是现实中的火车调度,分毫不差,不像旁人想得那么简单。”走出调度室,来到观景平台,便可以俯瞰庭院,近四分之三的轨道状况皆可纳入眼帘。

  极目远望,张久安指着稍远处说,“其实我们目前只完成了拟定计划的三分之一,还有许多细节没有完善填充。之后还会细化,直到完整呈现出火车庭院在我们心中的样子。”

  眼前这片错落有致的火车庭院动工于2013年,按照1:22.5的比例建造,室外轨道目前铺设300多米,沿途景致大致有10多处。“这个比例是火车模型界中的最大比例,只能放在室外,作专门的Garden Railway,一般只出现在公园、博物馆。现在我们时间紧任务急,且经济状况有所好转,所以能买则买。”张驰接着说,“轨道两旁的建筑有些是直接买来按需求做二次加工,有些买不到的,只能自己动手做。”而在他看来,现阶段的“自己动手”也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匠人手作,“利用电脑进行绘图,一些重复操作交给机械。”据他估算,每做一个建筑模型大约需要上千个小零件,整个庭院的工程量还是很艰巨的。

  问及造价,张驰说,“300多米的轨道在1:22.5这个比例中就算是比较长的,而且又要考虑室外因素,就要求很多部件的可靠性能,便注定只能买最好的。”接着他耐心地一项项进行了解说:“好多火车模型买不起,有的模型是帮别人改装时送我们的,但拿回来还需要二次加工;控制设备只能从国外购买,其中还走过弯路;道岔要防水、防紫外线抗老化,也只能从国外买;轨道每铺设21.6米,就要花费7500元。”再加上铁轨两边的景致修建,以及杂七杂八的费用,“一百万元造价不是夸张。”

1 2 3 共3页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法网头条 » “超级玩家”父子五年打造火车庭院 造价百万(组图)

赞 (1)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