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网头条
当前位置:法网头条 > 滚动资讯 > 正文

那一夜是强奸还是偷情

  一起看似普通的入户强奸留守妇女案,不寻常的是被害人又聋又哑。被告人利用被害人是聋哑人的缺陷,编造二人有不正当关系的谎言,意图掩盖强奸事实。办案检察官通过现场调查和情理分析,发现了被告人辩解的矛盾之处,还原案件真相。经山东省曹县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近日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全部采纳公诉意见,以强奸罪判处被告人黄彪有期徒刑二年。

  午夜“黑影”让农家小院不再宁静

  今年3月12日午夜,曹县公安局古营集派出所,一阵急促的铃声打破了午夜的宁静。接完报警电话后,民警随即赶往案发地小黄庄。

  小黄庄距离县城20多里,春节刚过,男人们大多又外出打工了,村里留守的妇女、孩子和老人早已关门闭户。

  在村里靠后的一处院子里,刚满20岁的张某征得女朋友父母同意,准备开春后带着女朋友一起去打工。临走前,张某特意带女朋友来家里见见家人。张某的父亲常年在外打工很少回家,母亲颜某长得眉清目秀,但因为自幼又聋又哑,很少走出村子,嫁人生子后也鲜与外人打交道。

  看着未来的儿媳妇,颜某格外高兴,忙里忙外为儿子和女友做了一顿好吃的。吃完饭,一家人早早休息了。临睡前,颜某又查看了一遍院子的大铁门,回到堂屋西间。张某和女朋友住到了母亲特意布置的西厢房。

  不知过了多久,张某突然听到“咚”的一声响,他迷迷糊糊不知是梦是醒,紧接着又听到一阵急促的拍打声,还隐约听到了母亲颜某一阵阵的“咿呀”声。

  被惊醒的张某习惯性看了一下手机,已是深夜11点多,他赶紧起床,拿着手电筒冲出屋门。看见院子里一个黑影正在拉扯母亲,张某连忙拎起一根木棍扑打。那人见状,绕着院里的玉米囤躲闪,后踩着一堆木材翻过院墙逃走了。张某追出了几个胡同,最终抓住了黑影,认出是同村年过半百的村民黄彪。

  惊讶中,张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黄彪趁机溜走。张某喊来了自家亲戚商量,一家人觉得事情不小,连夜报警。

  强暴?偷情?哑女有话要说

  民警赶到后,对张某家的门窗进行拍照,提取了遗留在墙外的拖鞋和光脚印,随即传讯了黄彪。

  也许是留在张家墙外的拖鞋让平日里能说会道的黄彪无法解释,也许是被张家儿子当场擒获无法抵赖,黄彪被带到派出所后,爽快承认了半夜跳墙的龌龊事:自己当晚在邻居家喝了六七两白酒后回家,途中想到漂亮的颜某一人在家,就想与其发生关系,于是趁酒劲深夜跳墙进了颜某家,他还承认了对颜某搂抱、亲吻、往床上推的一连串举动。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黄彪居然说这不是第一次。他称自己大女儿进城结婚生子,妻子长期帮着看小孩不在家,小女儿也在外上学,全家只有自己一个人住在村里,与同样一个人在家的颜某互生好感。近两年来,两人先后在玉米地和家里发生过4次关系,并且他每次都给颜某几十元或上百元钱,每次也都是哑女主动的。

  看到民警将信将疑,黄彪振振有词:当晚颜某之所以不同意亲热,是因为那天她儿子带女朋友回家,怕儿子撞见他们的私情,才推着自己快点离开。

  与此同时,黄彪的家人也赶紧托村里人说和,主动拿出4000元钱向张家赔礼,请求不要追究黄彪的刑事责任。

  剧情反转,让办案民警措手不及,也让张家人羞愤不已。

  张家人再三向颜某求证。颜某气得浑身哆嗦,好像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却又说不出来。一家人仔细回想颜某平日的表现和行踪,怎么也难以把一向本分的她与这事挂上钩,于是强烈要求司法机关查清事实,还颜某清白。

  为了查清是否存在不正当关系,公安机关从聋哑学校请来了手语老师,向颜某询问细节。但是,很少与外人交流且不识字的颜某对正规手语似懂非懂,对于以前是否与黄彪有染的问话,颜某有时摇头,有时摊手,不知是看不懂手语,还是说没有特殊关系。

  为了慎重起见,公安机关只好按已经查明的事实,以黄彪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罪立案,并向曹县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3月22日,黄彪被依法批准逮捕。

  谁懂哑女无声的控诉

  5月19日,黄彪涉嫌非法侵入住宅案被移送曹县检察院审查起诉,案子落在了员额检察官吕书霞肩上。这位从事公诉工作20余年的女检察官仔细审阅卷宗,发现颜某在公安机关陈述的被害经过与黄彪供述的细节存在矛盾,一直没有得到排除。在随后对颜某复核时,虽然有手语老师协助翻译,但她对同一个问话,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一会儿摊开双手,让人心生疑惑。陪同颜某的张某也发现母亲并不能与手语老师顺畅交流,急得在一旁帮着打手势、看表情。

  为了准确“听懂”颜某的陈述,吕书霞向部门负责人陈錾汇报后,对案子进行“会诊”。检察官们发现,在侦查阶段,公安机关先后请了聋哑学校的两位老师担任手语翻译,但对于没有文化、没接触过正规手语的颜某而言,对同一手势和动作的理解,与手语老师并不一致,所以出现了颜某陈述稳定,但不同老师有不同理解、询问笔录也不一样的情况。

  在案发现场还原那晚的抗争

  询问中,颜某看到手语老师不懂自己的“话”,就抓住儿子的手在自己身上撕扯,模仿那个男人的动作。这个举动让检察官眼前一亮,对,去现场!让颜某还原那个夜晚的遭遇,应该是最准确的表达。

  颜某家是一个普通的农家院子,向西的院门从里面锁上后外人难以打开,但靠东的院墙只有一米多高,院外便是空地。院里紧靠堂屋是一个高高的玉米囤,玉米棒堆到顶。四间瓦房,最西头一间厢房是新盖的,当作儿子的新房;颜某住的堂屋有点破旧,两扇木门有些变形,里面的门搭扣不合口,从外面用力一推就开了。

  一回到家里,颜某便拉着检察官看院墙上蹬踩的痕迹,从躺在床上睡觉,到被人惊醒,屋门被闯开,被人搂抱、亲吻、掀衣服、压床上、挣扎。整个过程描述得十分真切,对手语老师的翻译也频频点头。

  可是在继续询问中,对以前是否与黄彪有染的问话,颜某依然一脸茫然,一会儿摇头,一会儿摊手,检察官和手语老师难以判断她是看不懂手语还是说没有特殊关系。

  颜某不了解检察官的疑惑,继续比划着怎样将那个人推出屋门,那个人赖在院子里不走,她就拿起一根玉米棒砸向儿子的房门,又跑过去“咚咚咚”猛砸一阵。

  这一幕让一直眉头紧锁的陈錾和吕书霞豁然开朗。假如黄彪说的两人相好属实,案发当夜颜某是怕儿子发现而拒绝,那么她就会尽量悄无声息地把黄彪哄走,唯恐弄出动静,连屋内的厮打也不会发生,断然不可能主动砸门、敲门,把儿子、准儿媳叫醒,让自己出丑。颜某这样做的唯一解释就是,她是清白的,受到了突然的侵犯,急需帮助。因此,黄彪的话不攻自破!

  在随后召开的检察官联席会议上,检察官们各抒己见,详细剖析案发背景,当事人的阅历、心态,对全案证据综合分析论证,案情越来越清晰……6月16日,该院以黄彪涉嫌强奸罪提起公诉。

  证据一一展现,被告人低下了头

  7月8日,黄彪强奸案开庭审理。因为涉及隐私,庭审采取不公开方式。

  法庭上,黄彪依然承认跳墙入室,承认搂抱亲吻,只是辩解“两人相好”,颜某因为儿子在家才拒绝自己。检察官没有急于拆穿他的表演,而是将证据一一呈现,随后发表的长篇公诉意见让黄彪渐渐低下了头……

  公诉人随后指出,被告人黄彪酒后跳墙入户强奸妇女,已是对被害人身体、尊严的侵犯,应当受到法律的惩处。更可恶的是,作为同村长者,欺辱聋哑弱女,还不思悔改,污蔑良善,败坏被害人的名节,主观恶性深重,没有认罪悔罪表现,应当从重处罚。

  公诉人发言后,被告人黄彪没再做任何辩解。最后陈述时,黄彪承认了自己的罪行,承认编造了与哑女的关系,表示很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对不起被害人,请求法庭从轻处罚。

  日前,曹县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全部采纳公诉意见,以被告人黄彪犯强奸罪,系未遂,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黄彪服判,没有提出上诉。被害人颜某的儿子也代表母亲表示对判决没有意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法网头条 » 那一夜是强奸还是偷情

法网头条微信公众号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