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网头条
当前位置:法网头条 > 滚动资讯 > 正文

北京西城社保中心帮俩职工追回9万社保金

  “我们的社保补缴已经全部到账了!真没想这次会这么快,太感谢了!”当那位因与单位打官司一直愁眉苦脸的黄女士,一看到西城社保中心稽核科副科长娄珊时,就如变了个人一样开心。

  黄女士和同来的陈先生都是2009年8月入职某汽车服务公司的老员工,社会保险一直在朝阳区缴纳。可不知为何,两人于去年10月被单位突然告知:由于无适合他们的岗位,要求他们在家待岗。待岗期间,单位也没再给他们发放任何生活补贴。

  由于单位不同意他们要求的解除劳动关系和经济补偿,于是分别提起劳动仲裁。申请仲裁时才知道,他们曾在2013年7月变换过工作单位。即由某汽车服务公司的直接用工,变成了某劳务派遣单位的员工,形成了由原单位发放工资,现单位缴纳社保的用工模式。

  最终,由于仲裁主体错误,又加上缺少证据材料,他们被判败诉。

  通过申请仲裁,他们才知道了现单位给他们缴纳的社会保险,一直是按最低工资标准缴的,与工资收入不匹配。于是,他们改变申诉方式,要求现单位补缴社会保险差额。

  可是,当他们去朝阳区社保咨询时,又发现自己的社会保险缴纳地点不知什么时候又转到了西城区。

  “我们俩和现在的单位,这官司都打了一年半了,收入也没有了。可我们还得养家糊口呀!以前是想要求单位能给点经济赔偿金就算了,可每天跑来跑去,也不知道到底要提供些什么证据,最终还是败诉了。不仅如此,我们还受到单位的威胁,每天战战兢兢的。”说起往事,黄女士忍不住哭了起来。“经济补偿金没要到,又发现给我们缴的社保这么少。唉!我们也想通了,和单位打官司实在不容易,就想看看能否帮我们把少缴的社保给补上。现在,我们是特意到您这儿来咨询的。”

  “您二位别急,来了我们社保,一定会帮您合法维权的。”西城社保中心稽核科娄珊一边给她们让座,一边安慰她们。在详细了解了她们目前完全没有工资收入的情况后,娄珊率领工作小组,当即调整手中案件,决定优先审理此案。同时,还一项一项交待她们所要提供的证据材料。

  由于此案跨度5年之久,涉及材料又多,娄珊只好一次又一次联系单位提交所需材料。当单位每次把材料送来后,再加班加点进行调查核实,确保材料的真实性与完整性。

  从今年3月7日立案开始,娄珊除了关注着案子的每一点进展,还一直跟踪催缴单位限时补缴,也许补缴牵涉到两家单位,补缴金额也一直没有到帐。虽然3月20日又给单位加发了限期补缴通知书,可依然没有动静。

  为了彻底搞清楚单位账上是否还有资金,娄珊又专门于4月9日对单位的银行账号进行了余额查询,确定单位是完全有能力为当事人进行社保补缴时才放心。

  与单位联系上后,娄珊说:“你们和人家解除劳动关系,又不给人家发基本生活补助,人家都没经济来源吃饭了。单位有钱却不给人家补缴,这说不过去啊。本来我们是可以强制划拨的,但这样做有损单位声誉,所以,还是和你们沟通一下,听听你们的意见,我们再讲讲相关法律政策。总之一句话,职工这些钱是必须补缴的,躲不过去!”

  经过这一次交流,单位于5月11日足额补缴了职工2013年7月到2017年9月的社保费用,两人合计款项达到9万多元。

  同时,考虑到两名职工不太了解政策,娄珊特意把她们叫来当面将补缴费用是如何计算出来的、总共补缴多少讲解清楚,然后,让他们在补缴单上签字确认。

  这些手续办完了,娄珊又为她们下一步如何维权给出了建议:一是在单位原因造成的待岗期间,可以要求单位发放基本生活费用;二是更换仲裁主体后重新提起劳动仲裁,获得经济补偿金;三是如果仲裁胜诉,在解决劳资纠纷后,还可以继续将后期没缴的社保费用全部补齐。

  “我们已经重新提起劳动仲裁了。今天就是专门来感谢的!” 说完,两位职工将锦旗和表扬信交给娄珊。

  □本报记者 张晶 通讯员 陈绿 袁盛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法网头条 » 北京西城社保中心帮俩职工追回9万社保金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